饕餮依旧找粮吃

粮食及正义

某一家族的御茶会

  这首歌   超爱听的✧*。٩(ˊωˋ*)و✧*。

为什么写的时候感觉斑ooc了    柱间:不  斑斑就是温柔的

还有我担心我快成二扉黑了   二扉的戏份啧啧啧

若不喜欢就退了     毕竟我是个渣   不逆cp
☻…☺…☻…☺…☻…☺…☻…☺…
 

     突然的光明让自己有点猝不及防,泉奈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今天是他重获光明的日子,不得不说这也确定了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同盟的节奏,毕竟手术是千手柱间和白毛做的

       一下又一下搅动杯子中的方糖,嗯这次茶是杏仁茶。泉奈默默的想着,风调皮的刮起他的刘海。

    不如以往的平静,因为哥哥同意和千手一族和解同盟。
在泉奈想的时候,斑走了过来。“泉奈,眼睛好多了没”    “没事的,尼桑至少可以看得见我很瞒住了”
 

    “尼桑,这样和千手同盟你讨厌吗”
   斑笑了笑,揉了揉泉奈的头发“但至少我可以保护我的弟弟了”  

     就这样和尼桑吃着豆皮寿司度过结盟后的一天。
 

  
   伴着温柔的杏仁茶直到村子建成的那一天,快要竞选火影了……泉奈想再取几块方糖放到柠檬茶里,泉奈叹了口气,果然自己不适合喝柠檬茶顺手放了四块。慢慢搅动,泉奈看见了来宇智波族地的预备火影,千手柱间。

    “嘿,泉奈看见斑了没”
“不知道,尼桑说他要出去一段时间”
   “啊    ……是这样呀”
   “麻烦你现在停下手,我这不吃蘑菇,没想到堂堂忍者之神竟会无聊到用查克拉催生蘑菇”
   “啊  啊   我是想斑……”

    泉奈低头看着自己的柠檬茶,柠檬片一会沉一会浮。他冷不丁说了一句“千手柱间我问你,村子重要还是我尼桑重要?”
    柱间歪了歪头“那当然是……斑重要了毕竟村子没了可以重建,斑没了的话我可是会活不下去的”
    柱间做了一会就起身了,临走时默默说了一句“没想到泉奈,你们宇智波会吃酸味的东西”
   “哦   ,当然不可能     我加了四块糖了”
  “哈哈哈   果然你们还是甜党的”

  等柱间走远了   ,泉奈放下杯子拿出信纸给尼桑写信了,嗯刚才和柱间的对话一字不漏。  写完就通灵了鹰帮自己传信。

     出不多过3个月,斑带着九尾回来了,嗯这也开启了他和柱间一起去补其他尾兽的旅程。

   当然火影职位也光荣的交给了扉间。

     又到了喝茶的时候,这次就不一样了。镜带着自己的小伙伴来了,嗯虽然一般小组只有3人,但由于柱间跟尼桑去捉尾兽了,所以镜的小伙伴就又多了3人,但带队老师居然是那个死白毛,带坏了镜怎么办边想边摸摸镜的头发。

    日斩拽了拽团藏衣袖小声的说“喂喂团藏,这就是师娘吗”

   团藏则迅速从桌子上拿了个和果子就塞在日斩的嘴里“你不想活了吗,再说了泉奈大人怎么会是师娘!”
   

日斩拿去了桌上的蓝莓茶猛的喝了一口,把和果子咽了下去。“哎哎  ,你听我说有次我一不小心进了老师的实验室发现墙壁上有一半都是宇智波的照片”
  

团藏冒黑线“那有怎么样”

“全都是泉奈大人的照片,有的还是画下来的”

当时刚喝茶的团藏就呛着了。

泉奈就疑惑的问怎么了,被摸头的镜笑着回答“大概是茶太甜了”   顺便在背后打手势让团藏和日斩安静点。

    但别忘了泉奈也是忍者,泉奈笑了笑“嗯,对于你们来说是太甜了毕竟我放了五块糖”

   泉奈边笑眯眯的招待了镜和镜的小伙伴边想从手术那天后见到扉间的次数 ,嗯越来越多了。

到最后  ,扉间来了看见呼呼大睡的学生们和在一旁也睡着的泉奈,叹气了后气拿起毛毯盖在了泉奈身上,便用飞雷神带着除镜以外的5个学生会他们自己的家,扉间不知道在他走后,泉奈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之后的日子,泉奈往镜训练的地方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这一次泉奈有出现在了镜快要来的训练场上,见没有人就找了块地方喝起了茶,感觉茶不甜的时候正要放6块方糖时,扉间突然出现了,把糖从泉奈手中拿走了。

“我不得不说,你们宇智波还真是视糖如命。”
 
“嗯,怎么了我吃糖关你什么事了”

“到时候牙疼不怪我”

“是是   那麻烦你我预定了以后的手术了”

泉奈把茶杯放在了地上,突然吻了一下扉间就回了族地。

当镜第一个到的时候,发现老师居然会握着糖露出疑似和初代火影的笑容。

    之后,宇智波斑很苦恼,他自己养了多年的白菜被现任的火影给供了,虽然他自己也是被初代供了。

END
☻…☺…☻…☺…☻…☺…☻…☺…

我居然写了|_•`) 躲起来  

要不然再私设一条斑,柱间和扉间都是重生的但都没有告诉任何人,要不然我怎么解释柱间他不选村子而选斑斑(o゜▽゜)o☆ 好主意

当初听这给的时候是B站的鬼白       然后就一直沉迷在这个里     在补充一句现在有up主做了火影的凸^-^凸 太棒辣!是堍的   斑帅爆了,卡卡西也露脸了不枉我站卡带  

虽然有人发弹幕是卡土    但心情棒棒的 




以前看过同人本是斑穿白无垢和柱间走过三途川,那么扉泉也来一次。

▁▂▃▄▅▆▇█▇▆▅▄▃▂▁▁▂▃▄▅▆▇█▇▆▅▄▃▂▁

 

   当眼睛闭上的那一刻,我想的不是在一旁从不轻易哭的尼桑,而是死白毛。这可真疯狂。

    再次睁开眼,发现我又看得见了。呵,原来来到三途川了,身上的衣服被换上了白无垢。
 

   我刚要向前走,一位老婆婆拦住了我。
   "年轻人,与你一同渡河的人还没有出现,再等等"

  我不忍皱了皱眉,等?等谁。出于好奇我坐在了老婆婆的旁边。

   我看着一对又一对的人牵着手,向三途河走去,我等的人还没有出现。慢慢的我开始回忆生前的事,越回忆想的最多的不是哥哥,是死白毛。

   闭眼,泪流了下来 。但有人帮我擦拭,谁?这是老婆婆的声音响起。"年轻人,与你渡河之人来了,你可以走了。"

  睁开眼睛……果然是他。刚要开口,死白毛却一把抱住了我。口中不断说"对不起,对不起……"
抬手揉了揉白毛的头发,额,好吧有点刺手。"对不起不用说,战争时代让别人杀你呀"仔细一想,自己好像就是往白毛刀上捅的。白毛沉默了,却依旧抱着我。过了好久才松手。

     重新看着他的脸,感觉时间好像优待了千手一族几乎没什么变化。

"刚才老婆婆说了我等的人是你,那么千手扉间我问你,你愿与我走向三途川吗"虽然是我说的但我还是红了脸,没有敢看他是脸。

听到一声轻笑,不禁恼怒了。刚一抬头,扉间就吻了上来。模糊不清说出了"我愿意"

▁▂▃▄▅▆▇█▇▆▅▄▃▂▁▁▂▃▄▅▆▇█▇▆▅▄▃▂▁
小花絮

其实这篇文是被拿刀的透给逼的

度娘百科: 据日本古典文学名著《源氏物语》所言,当时俗说,女人死后必渡三途川,川中有深浅不同的三途,视其人生前善恶指定一途,渡时由第一个男子援手。俗谓女子死后渡三途川(火途、血途、刀途)之前,由最初交欢之男人牵引。
  

感觉自己好聪明,不会写H就用这代替(๑•̀ω•́๑)
以后表白就用"愿不愿陪我走过三途河"怎么感觉会失败的样子(๑•́ ₃ •̀๑)

为什么在黄泉碰到怎么多大人物

     我叫宇智波透  ,生于三战,死于灭族之夜。

是的,我死了。感谢我的父母警告我不要使用写

论眼,因为我在死前最后一刻看到。暗部,不,

正确的说是根部的人,把有写论眼的族人的眼睛

都扣了下来.........带着怨恨我闭上了眼。再次睁

眼,发现我来到了黄泉。

—————————我是间隔线———————————

      嗯   好吧,在发呆走路的时候我撞到一位族人

他记着白布,看来也被挖眼了。出于同情,我就

和他攀谈了......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这位是我

的祖宗 ,死的也太早了吧。不想一想在战国的时

候,忍者的生命也就这么多。

—————————友好交流ing——————————

"嗯,你好。怎么没在之前的族中看见你呀。"

“我    ......很早就死了。”

“对,对不起!只不过没想到居然有人狠心把你眼睛挖了。”

“不,眼睛我是自己乐意给哥哥的。”

“唉   ,族里有关换眼的......等等,请问您的名字叫什么。”

“我呀     我叫宇智波泉奈”

于是我就大写的蒙逼了,我居然遇到祖宗了。

      TBC.

    请原理我的短小,其实这是我在六月模考时来的灵感,所以说这是一个天坑。火影的时间线毕竟模糊,恩毕竟设定在跟水门班同期是为了卡带做铺垫...请让占个tag吧  其实自己蛮ooc的